地域文化视野下的唐前河陇文学

2019-10-22 18:01:16作者:匿名

[项目结果]

和龙地区虽然位于西北角,自古以来就被称为苦寒之地,但历史悠久,人迹罕至。它不仅孕育了丰富多彩的和龙文化,也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和龙学者。和龙文学起源于先秦时期,在东汉末年和五凉时期获得了短暂的繁荣。受和龙边塞“风风民俗”的影响,先秦以来和龙文学呈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色。它朝气蓬勃,朝气蓬勃,慷慨大方,激发了华融交易会的巨大势头和力量。

秦英的崛起与和龙文学的起源

从大地湾文化开始,可以被古老的传说所证实,和龙地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8000年前。夏、商、周三三代,地羌等古代民族主要生活在和龙地区。西周晚期开始崛起的秦人,其在陇右的早期发展历史已被传世文献和考古发现共同证实。据《史记》、《秦本纪》等记载,虽然胜秦之父费子被授予“养马”的称号,但秦人确实是在秦钟时代崛起的。秦钟依托西戎起义、大骆灭亡、王玄复兴的历史契机,不仅代替大骆承担了“抗西戎”、“保护西陲”的历史责任,而且实现了部落文化从畜牧业向“有车、有马、有礼、有乐为王”的成功转型,使秦英部落成为陇右边境中原礼乐文明的传播者和代言人。据文献记载,秦国自秦钟时代起就有一个明确的日期。秦代的礼乐文明也是从秦钟时代开始建立的。秦人的出生地“秦婷秦谷”,位于龙山以西,现在位于甘肃张家川和清水。礼县大埠山秦宫墓地的发掘证明,先秦文化“与中原文化,特别是周文桦文化没有本质区别,其文化内涵应该属于同一体系”。尤其是大量出土的青铜礼器,如鼎、桂、钟、枝、石编钟、车马,充分证明古人所说的“礼乐射皇宫,声传西天”并非虚名。从秦钟在周宣王被任命为医生到葬在秦文公,早期秦人留下来管理龙游100多年,极大地促进了龙游地域文化的发展。书面记载的早期和龙文学作品也在这一时期形成并广泛流传。

史料记载的秦人早期文学作品主要保存在《诗经·秦风》中。关于“秦风”产生的时间和地域,郑玄的《石浦》明确指出:“秦哲,龙溪谷的名字,来自永州鸟鼠山附近的“龚宇”...对曾孙秦钟来说,王旋被任命为医生,直到那时他才拥有战车、马匹、礼仪和音乐为他服务。秦朝的变化始于中国人是美国人的时候。”据此,秦风作品的创作时间应该在秦钟时代。它形成的地区包括春秋时期秦属的陇右关中地区。班固的《韩曙地理志》认为,虽然《诗经》中的“诗鬼”和“秦氏”属于同一种“秦地”风格,但它们的地域习俗却大相径庭。“滨诗”产生于周人曾经居住的滨地。“因此,据说农民和桑树的衣食准备得非常充分”。《秦氏》产于天水、陇西等靠近戎狄的地方,所以其作品“都谈田野里的车马狩猎”。阿清人顾高东结合秦人的早期发展和《诗谱序》中的相关判断,认为秦风的前五首诗都是秦人在陇右居住时写的:“从车林到梅琴中”、“四香”、“小蓉”、“简家”和“钟楠”,都是当时为大众服务的诗歌,当时生活在周琴。”

《诗经·秦风》中的一些作品应该是秦人在受命“护西垂下”期间创作的,这与和龙的地域文化密切相关。这些作品和出土的秦代早期文物,如秦庄公时期的“布奇桂明”,是和龙地域文化的结晶,可以说是和龙文学的开端。这些作品的出现与周宣王任命秦钟为医生密切相关,秦人“开始有战车、马匹、礼仪和音乐为皇室服务”。它是西周晚期中原礼乐文化与陇右地域文化融合的历史产物。

贺龙姓氏与贺龙文学的繁荣

秦汉时期,随着西北边疆的不断扩张和发展,出现了天水赵姓、陇西李姓、地道行姓、安定梁姓、安定黄府姓、武威段姓、敦煌张姓等一系列大姓。先后出现在和龙地区。他们在历史上被称为“西周姓”或“和龙姓”。受武术风的影响,和龙的姓氏以勇敢著称。然而,自东汉末年以来,许多家族逐渐从武术世家转变为文化世家,真正以儒家经典为象征的和龙世家正式形成。魏晋时期,和龙族不仅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实现了全面发展,而且在五湖十六国时期也取得了史无前例的繁荣和文化成就,受到历史学家的称赞。汉族的姓是安定章、李龙熙、敦煌歌、索氏、潘和殷。傅、鲁、阳、姚强、鲁水虎居区、鲜卑台万法等少数民族姓氏的兴起和本土化标志着和龙民族的全面发展。南北朝时期,以包利、李冲、元和、袁怀、新阎志、新安德宇、段荣、段绍、牛洪为代表的和龙学者不仅顺应历史潮流,致力于维护北方的统一与稳定,而且在民族大融合时代积极推动多元文化的融合与建设。和龙学者的执着精神和和龙文化的强大生命力得到了有力的体现。

汉魏南北朝时期出现在和龙地区的大部分著名作家都是和龙氏。李陵、肖伟、秦嘉、徐舒、赵毅、张敞、傅玄、傅贤、张军、胡一舟、刘敏等人及其作品深受后世的认可和尊重,堪称唐代何谦龙文学的领军人物。李陵是秦汉以来第一位写文学并流传后世的和龙学者。肖伟是和龙第一个以“仁义为文”闻名于世的人,受到中国学者的广泛关注。东汉末年,一批著名学者相继出现在和龙地区。洪亮写了《七序》,班固称赞了它。“凉州三明”(皇甫规、张欢、朱端)因军民结合而闻名。后金和赵毅被列入《后汉文远列传》。王符隐逸地写了一本书,提到陈士比,是东汉三大政论之一。秦嘉和徐叔彼此深深依恋。这三首名为《赠女诗》的诗可以看作是东汉文人五言抒情诗成熟的象征。张之和张敞都擅长写作和阅读,在汉末引领了新时尚。他的作品足以代表当时一流的文化发展和文学创作水平。魏晋时期,和龙文学自东汉以来一直沿着这一趋势发展。皇甫宓、傅玄、傅贤、索靖等人在文坛享有很高的声誉,堪称和龙学者的代表。十六国时期,战争频繁,位于西北角的和龙地区政局相对稳定,武良政权的“文教机构”使和龙地区成为当时的学术中心之一。五粮草时期和龙文学也达到了唐代以前发展史上的第二个高峰。历史上说“只有河的右边被覆盖,学者们躺在中原”。刘健和胡芳辉的石刻和碑文是一个著名的杰作。由此可以看出和龙地区的文化背景和文学水平。值得注意的是,少数民族作家的出现,如先秦的氐族赋、瑶、后秦的羌族,给和龙文学增添了新的元素、新的色彩和新的生长点。

华容晖与和龙文学的文化品格

先秦以来,“逼近荣帝”、“土地贫瘠而危险”的边塞环境和“高强度、先射先猎”的军事风尚,使和龙文学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文化品格。虽然秦英的崛起促进了礼乐文化在龙游的传播,但由于华容会的举办,秦风龙游的作品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班固强调秦始皇是和龙地区“风、气、俗”的历史产物和文学表现。

《左传》是项公写了29年的作品。季札雇用鲁管欣赏音乐,并称“秦风”为“夏日之声”。西晋的杜宇指出:“秦最初在西陇米龙的西部。秦钟听到车马的声音,就去了荣迪。他有整个夏天的声音,所以它被称为夏天的声音。”杨伯钧认为,季札所谓的“夏日之声”是指“西方之声”,并引用杨雄的“方言”来说:“夏天也很大。从边界到西部,在秦晋之间,一切都变得更加强大,热爱伟大,这就是所谓的夏天。”用“大”来评价“秦风”,应该着眼于“秦风”所表现出来的豪放、昂扬、向上的“成长”精神。就音乐特征而言,秦腔包容多元,既包含中原礼乐的“雅”元素,又包含戎狄的原始粗声。因此,它气势磅礴,显示了历史上升时期秦国强盛的风势。朱Xi的《诗传》第六卷说:“秦人的风俗一般来说仍然是男子气概和勇敢的。他们忘记了生与死。因此,它们可以在诗歌中看到。然而,从这场讨论开始,文王就用它来推动两个南方地区的转变,好像他们是忠诚而厚重的。秦人没什么用处,但一旦他们改变了习俗,他们就已经肆无忌惮地招募了八个国家加入进来。”朱Xi不仅强调了秦风的风俗习惯对秦风诗歌主题和风格的影响,还指出秦风的风俗习惯与富裕地区齐周人的旧风俗习惯有很大不同。他们的习俗起源于龙河的右侧,是华荣会议的强烈而富有活力的风格。这是秦人最终取代东周的重要原因,尽管他们在隆河右侧的短缺中崛起。

从汉代到南北朝,虽然古代和龙文士的时代和生活环境不同,但他们作品中承载和呈现的人文内涵仍然是先秦以来和龙文化的“秦风”特征和文化品格。

(作者:丁洪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汉魏六朝和龙地区胡汉姓氏与地方文献综合研究”负责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

© Copyright 2018-2019 ayadena.com 芒山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