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停!实控人违规占款10亿“白银第一股”秒变ST

2019-11-08 08:42:19作者:匿名

度假回来后,我看到另一家公司走上了第一条路,原因是实际控制人非法占用资金。

10月7日晚,被称为“中国第一支银股”的金银业宣布了一个晴天霹雳: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占用了10亿元人民币,未能如期偿还,公司股票将受到st的重创,股东人数超过8万。

10月9日,圣金桂恢复交易。没有悬念,股票价格跌到了极限。截至当日收盘,圣金贵的股价收于5.21元,超过121万份订单被限制。同一天,深交所将圣金桂从两家金融机构的基础证券名单中剔除。

事实上,从8月份开始,圣金贵已经抛出了一系列爆炸事件:业绩像悬崖一样下降,高级管理层集体“跳槽”裁员,以及公司的债务问题。股东非法占用资金已将危机推向极端。一些投资者担心,当最后一根导火索点燃时,该公司也可能发出退市警报。

更糟糕的是,由于圣金贵偿还债务的能力有限,其此前参与长城资产和中国农业银行金融机构的业务也可能被拖累。

十亿美元将无法偿还。

金银业在一夜之间受到了圣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金银业的股东们收到了坏消息。

10月7日晚,圣金贵宣布深交所已实施“其他风险预警”,因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10亿元,未能在约定日期返还。结果,该公司股票从10月8日开盘起停牌一天,10月9日复牌,正式戴上“圣”帽。

从公告来看,自8月31日披露半年度报告以来,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实际上已经出现迹象。当天,公司披露了控制股东兼实际控制人曹永贵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

据公开资料显示,曹永贵已占用资金10.14亿元,期限14.42亿元,占公司近期经审计资产的27.42%。

为此,深交所中小企业管理部门也就上述资本占用向公司发出了关注函,要求公司详细说明资本占用的具体情况,包括占用时间、占用原因等问题。

9月7日,公司回复了上述关注函。公司控股股东曹永贵因自身资金周转需要占用公司资金。目前,曹永贵已成立相关工作组,目前正在处置个人拥有的矿山资产、房地产、应收账款和股权资产,并计划在2019年9月30日前偿还公司占用的资金。

然而,根据答复,最初同意在9月30日之前偿还占用的资金,但显然这一承诺没有兑现。国庆节后,公司正式实施了“其他风险预警”。

复牌当天,深交所宣布,10月9日,st Jingui将从融资融券证券名单中转出。

准确减少实际控制者的亲友数量

股东愤怒地问:打雷前你跑了吗?

最初,许多投资者在了解到黄金、白银和白银行业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后,仍然期待着公司危机的解决。然而,在问题得到解决之前,公司的高级管理层集体裁员,而且这种裁员仍然是清仓类型。

这也意味着仍然在体育场的中小股东仍然在船上,但是船长已经提前逃跑了。一些股东愤怒地问,这种“跳槽”现象是不是因为高管们在得知公司的坏消息后计划提前离职?

8月13日晚,圣金贵宣布,公司总裁曹永德、副总裁张萍溪、董事徐俊、监事会主席冯元发、监事马水榕已提出集体减持计划,并在15笔交易后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减持了公司股份。

其中曹永德减持最少,连续6个交易日减持67.75万股,套现462.66万元。另一方面,张萍溪连续3个交易日(9月25日至27日)减持259.66万股,兑现1495.19万元。在此期间,徐军是减持最多的人。9月25日,他一次性直接出售了所有无限条件股票,套现1058.2万元。

然而,根据之前的公开信息,这些公司高管是控股股东曹永贵家族的成员。例如,曹永德是曹永贵的哥哥,张萍溪是张永贵的姐夫,徐军是曹永贵的姐夫。

此外,早在高管集体减持之前,圣金贵的一些高层人事变动就已经开始。4月22日,董蜜在年报发布前一周突然辞职。从那以后,独立董事赵德军和鱼雨汉也走了。7月27日,董事、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陈占奇和董事、副总裁刘成锰宣布辞职。到目前为止,3个月内离开银行的董事和高管人数已经达到5人。

董事长没有还贷,重要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兑现并离开,中层干部集体离开,不稳定的圣金桂由于管理层的持续行动陷入许多危机。

该公司抛出“连环爆炸”

担心未来的偿付能力

那么,对于目前的圣金桂,控股股东能否通过偿还被占用的资金来缓解危机?恐怕很难说。

今年8月底,一些投资者向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门投诉,金银行业中有信托计划的部分已于2018年12月31日前逾期,未偿本金达1.25亿元,但金银行业在其2018年度报告中并未披露债务及逾期情况。

根据投诉内容,上述未披露的金银行业负债为中江国际信托发行的“中江国际金河248金银行业应收账款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信托计划用于购买郴州市金荣贸易有限公司和郴州市旺祥贸易有限公司对金银行业的应收账款。

从深交所的这封担忧信中,我们发现金银业与两家供应商之间存在“暧昧关系”,并质疑该公司是否构建了虚假交易,占用了公司资金。

根据公司2018年年报,金银业对金荣公司和王祥公司的预付款账面余额合计约为11.81亿元,同期金银业贸易收入为33.74亿元。预付款的账面数据与收入之间的差异是直接的,这让人感到很奇怪。

此外,该公司的偿付能力非常差。一方面,由于债务问题,公司遭遇了账户冻结。据悉,已先后冻结25个银行账户,申请冻结总金额为444.2457亿元,占公司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12.01%,累计实际冻结金额为144.8184亿元。

另一方面,公司的有限资产高达41亿元,同时偿还债务的压力迫在眉睫。据数据显示,目前有三种st-Jin-Gui债券,累计金额为9.95亿元。最晚到期日将是2019年11月。这也意味着,在解决大股东资金问题之前,公司仍然需要面对债务偿还问题。

但是,从大股东的情况来看,很难如期归还占用的资金。

根据公司此前的回复公告,曹永贵持有的公司股份已经质押3.07亿股,质押本金合计16.72亿元。司法机构冻结了所有持有的3.14亿股股票。等待冻结的股票数量为54.46亿股。截至9月7日,曹永贵总资产60亿元,个人负债38.8亿元。

但是,从目前股东质押的情况来看,几乎所有股东都已经冻结并质押了自己的股份,“无股权质押”的情况,再加上目前股价涨跌的涨跌幅度,未来质押可能会有更多的隐患。

承诺引入战略投资者

两家国有机构被悲惨地拖垮了。

像投资者一样,也有两家国有金融机构在底部进入市场。

去年5月,金银业宣布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以14-16亿元收购嘉鱼矿业100%,以4-6亿元收购东谷尚云100%,以24-24亿元收购玉邦矿业65%。这三项重大收购总计40亿元人民币。

去年11月,在金银行业大股东股权质押危机爆发后不久,长城资产湖南分公司与金银行业签署了意向合作协议,成为长城资产救助湖南民营企业的第一笔账单。

今年5月9日,金印规、金何炅矿业、中国长城资产湖南省分行和中国农业银行郴州分行正式签署了41.7亿元的合作协议。

根据签署的财务咨询协议,长城资产将为金和贵矿提供债务重组、资产重组、管理重组和常年全面的财务咨询服务,包括初始投资11.7亿元,帮助金和贵矿完成矿业收购的债务重组。中国农业银行郴州分行将为金银业和黄金贵金属矿业提供优质、优惠的综合金融服务和支持,授信额度达到30亿元,其中黄金贵金属业、黄金贵金属矿业各有15亿元。

此外,曹永贵当时还表示,他将引入战争投资,并将5494万股转让给国有资产信托公司常勤,以吸引逾3亿股。

业内人士推测,长城资产、农业银行等机构的干预不仅是为了缓解民营企业的压力,也是基于并购的成功。

然而,一年后,该公司出人意料地宣布终止这一重大资产重组。但与此同时,押注公司底部反弹的国有资产已经进入市场,现在被牢牢锁定。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担心st的利润和损失没有完全用尽。

数据显示,该公司股价自2016年8月以来一直在下跌,当时该公司股价曾达到17.47元的高点。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股价仅为5.21元。三年多来,股价下跌了70%以上,市值蒸发了117亿多元。

迄今为止,仍有多达8万名股东持有st黄金。

本文来源于中国基金会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 Copyright 2018-2019 ayadena.com 芒山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